生活像斷了弦的樂器,原本繃緊的弦,在考完最後的英文時,斷了。生活不成曲調,荒謬沒有合弦,只是一連串雜音,身處其中還必須假裝欣賞。明明腦袋連思考這些貼切的形容都累,卻又硬要逼自己寫出這瞬間微妙的心情,害怕倘若讓這瞬間掠過,會遺忘會忘了自己也曾如此,也忘了體諒同樣心情人。心像充滿氣的汽球的汽球,被刺破後頹然不知飛去哪流浪,曾這樣過。

  想起來了,當初在高三畢業考的那天也有同樣的感覺,所有的考試都必須放下了,再怎麼在乎也不能更改,曾經握在手中錙銖必較的分數,都只是過去式。經歷了大學四年,還是站在原地,品嚐一樣的情緒,應該笑稱自己沒有老,還是責備沒有長進?

  畢業證書割開了從小到大黏在身上的學生的身分,以後填寫會員表格、問卷調查、心理測驗,職業欄不可以再寫:學生,本來以為到今天還很久,才發現很久也不過瞬間,真的得走了才開始眷戀,原來他是個可以讓我依依不捨的職業,從前都沒有發現。

  未來,是還沒有來。還沒有來,是未來。所以我的未來,我害怕、惶恐,真得要投入所愛的事業嗎?就算很辛苦又沒錢,還是要投入有錢途的行業?要養活得不只是自己,還有未來。曾經引以為傲的握當下、及時行樂,被逼得喘不過氣、停下腳步,可是沒有人可以分擔,每個人的未來都只屬於自己,未來只能自己決定。

  未來,希望我們能夠處得好。

  未來,如果能夠窺見就好。

圓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