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氣轉涼了,原本自恃身體勇健的我,在這一波次伺機而動的東北季風中,終於感冒了。

  感冒之後,腦袋混沌、笑點變高、反應變差……,簡言之有百害無一利,連帶寫出來的東西都不知所云(其實平常時也是不知所云),但是我又好想靜靜的寫,寫什麼都好,想要有心靈交流,想要整頓思緒,所以只好硬著頭皮寫,但是因為太過遲鈍了,所以無法天馬行空的想像,只能夠寫些平常的事情,工作的。

  我又跌倒了,真得是每逢外拍就跌倒,昨天跌倒的,今天果真屁股痛了,左邊的,然後右邊的大腿酸痛,導致整個人走路就覺得不舒服,即便走得一拐一拐的,還是得來上班,唉、煩躁,正確來說這個情緒不是煩躁,我連煩躁的情緒都沒有,應該說是鬱悶吧?嗯、鬱悶。

  在這種天氣最適合的就是躲再被窩裡,可是我現在離我的被窩好遠,好心酸,像是吃到檸檬那種酸。

  其實我只奢望這些莫名奇妙的文字,可是為我莫名奇妙的熊好,學到莫名奇妙的話。

  完。

圓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