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常沒事就沒事,若一忙起來卻又異常忙碌,為什麼生活的調配總是這麼奇怪,難道沒有一種生活是可以一三五休息、二四六放假的嗎?

在生日到現在的這段期間,有跟朋友出去吃飯、有去看料理鼠王和住在醫院的兩三天,以及早上趕去找老師討論,中午和指導老師吃飯開會,這些事情全部都壓縮在這個時候,難道就不可以分開進行嗎?一股腦的事情全都一起來。(煩躁)

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似乎越來越難睡得著了,腦袋總盤旋著很多事情,每天都會想著要擺脫這一切,拋開一切世俗、拋開牽絆一個人隱世去了,離群索居也不錯,就算死了沒有下葬也沒什麼好可悲的,既然都死了還講求盛大的儀式,倒覺得這樣才顯得很愚蠢啊!我根本不在乎死了之後是怎樣的下葬法,就算你把我燒一燒隨意的扔在臭水溝我都無所謂,既然都死了又何必在乎什麼存在的證據呢。

可惜人就是群居的動物,出生就勢必著與父母關係,如果我是一個人的話,也許反而會很在乎這種牽絆吧!我就是太幸福了還不知足唄!我想如果有一天父母親回天堂了,那就不顧一切遠走高飛吧!漫漫長路沒有目標也是一種人生目標。

原本是想達到什麼日寫三千字這種目標,不過我看能寫的一千字應該就偷笑了吧!真佩服九把刀阿,居然可以日寫五千字,也難怪他是那一波網路寫手,僅剩的幾位了,而且也是有趣的故事內容,本想精進書寫功力,但現在是連寫不寫得出三千字都成問題了,還要求自己需言之有物,我看根本是妄想,算了,現在就先求有再求好吧!
創作者介紹

那兒風光明媚

圓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